子卿

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,不知道
笔下在写什么。

|雷卡|针与线


/让我以情感作线,思念为针,
把自己牢牢缝在你心上/


雷狮的房间里有一个人型,
人型有着瓷白的肌肤与柔软的黑发,
他把人型安放在窗台旁一个时常被阳光眷顾的位置上,
为人型穿上精致又华美的礼服,
并把花园中当季开放的最艳丽的花,
折来装点在他身边。

雷狮给人型取名为
“卡米尔”
与自己三个月前死去的弟弟一样的名字。


他想着,要赋予这个人型一个生命,
于是回绝了佩利关于狩猎的邀请,
推掉了帕洛斯要去邻国狠敲一笔的提议,
讲成堆成堆的书籍史料搬回屋内,
展开了没日没夜的研究。



当落日收走最后一抹余晖,
而月亮悄悄抖开了缀满星辰的斗篷,
雷狮斜靠在墙上的脑袋猛然一点,
随即抓起腿上的书,
紫色的眼瞳中因难得的惊喜而流露出一丝兴奋的神情。

他将泛黄纸张上的黑字,
数尽吞入心中后,
飞快地起身下楼,
从地库中翻出一个破损得有些严重的木盒,
里面是一根雕花的银针。

他匆匆上楼,
脚步沉重地踩在楼梯上,
老旧的楼梯发出吱呀的声响,
却在卡米尔的房门口放慢脚步,
他推开门,
一切还如同他在时一样,
曾经穿的衣服规整地叠好放在床上。

没有留太多的时间缅怀,
他拿起卡米尔帽子上的羽毛,
站到桌前,坐定,
让羽毛安静地浮空,另一手拿针,
嘴里嘀嘀咕咕地念叨:

“一针由怜悯,一针由厌恶”
“一针因恐惧,一针因勇气”
“一针称绝望,一针称希望”
“一针为恨,一针为爱“


“最后一针,名我”


手中的羽毛在翻滚间变成了一团小小的白色光球,
无声地跳跃着,像是生命鼓动的节奏,
又散着浅浅的白光,
照亮了雷狮周身一片小小的天地。

他小心地护着光球回到卡米尔身边,
将光球缓慢送入人型胸口,
刹那间他暗淡的紫色眼眸,
被眼前夺目的光辉所点亮,
他看见自家弟弟身后长出了翅膀,
羽翼纷纷扬扬落下,
蓝色的眼睛半睁,
水雾氤氲。

他轻轻将卡米尔揽入怀中,
然后下一秒,
他折断了他的翅膀。


评论

热度(29)